咨询热线

+86 135 9587 7872

网站公告 朗琪盛照明:主要经营产品有工程智能感应照明、户外夜景亮化、办公照明、消防应急照明、开关电气等。
新闻资讯

CLASSIFICATI

 
联系我们

+86 135 9587 7872

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实地蔷薇国际61-1
手机:+86 135 9587 7872
座机:+86 0851-27703559
邮箱:275753313@qq.com

查看更多

行业动态>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城市夜景灯光建设该如何规划、管理与维护?

时间:2019-03-17    点击量:

更多:

       在2018年11月,阿拉丁神灯奖组委会联合长沙当地学会、路灯所、工程公司等单位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座谈会。座谈会上,考察团的专家对长沙的夜景建设从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从规划设计的理念、照明的投入与产出、管理与维护等进行热烈的讨论,并提出很多宝贵的建议。我们来听听他们怎么说。
 
  吴量
 
  长沙市城市维护质量监督中心主任
 
  我认为长沙的城市夜景亮化缺乏创新,所谓创新就是一种调整,是一种改革,提供政策服务和公共产品,使供给更加有质量。由于长沙供给总量不足,城市夜景与长沙的城市定位、城市发展水平并不相称,所以长沙的城市夜景亮化还可以做得更美,总量还可以提升。另一方面,长沙的城市夜景亮化管理监管服务缺位比较严重,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等城市都有照明管理局或者照明管理处,但长沙一直没有这样的机构。没有这样的专职机构,就没有固定的部门和分工协作的机制。另外,在建设过程中的协调和社会公众参与度都不够,没有激发社会投资的积极性。所以长沙应该吸引更加多元的投资主体,通过合理的规范引导和政策上的支持,指导夜景照明的发展。同时多与市民进行互动,进行听政,争取市民的意见。关于灯光和城市的理解,我觉得灯光对于打造一个城市,或者塑造一个城市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。
 
  城市之所以称为城市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夜里有灯光,灯光能够增加城市文化特色底蕴、促进经济发展、集聚经济效应,同时提升安全指数,一个城市没有灯光是不可想象的。这也是灯光与城市的和谐成长,让城市灯光更多地聚焦人与城,更多地关注人的感受、体验和幸福感,关注城市的形象和发展,挖掘真正符合城市发展的规律。
 
  在我看来,一流的城市治理是科学化、智能化和人性化的结合,城市治理者要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打造城市亮化,也要怀有绣花般的细心、耐心和小心,打通城市服务的最后一公里,让政策上的人文关怀传导到城市的每个市民身上,包括我们的灯光管理也应该人性化、精细化、科学化、智能化,要有信心、耐心和恒心。通过市场方面、设计方面、管理方面的共同参与配合,长沙灯光的建设将大有作为。
 
  陈驰峰
 
  湖南中大设计院光环境研究所所长
 
  长沙的城市夜景亮化,老一辈的人感受很深,目前管理问题对长沙的整体布局影响很大。第一,在没有规划的情况下,过去大家都只重视局部,忽视整体。最关键的是什么呢?招投标的问题,比如一个2,000 万的标能分成十几个标,这对未来整体维护、管养等方面造成不好影响;第二,长沙从1999年开始做城市夜景亮化,每年的投入都很大,到现在为止,我们看到市场的变化只是一直在更换材料,但设计的手法和思维没什么变化。长沙对建筑缺少保护,做完亮化后,晚上看还可以,但白天满墙是灯,从设计上说是不明智的。对于长沙的整体发展来说,这属于先发展后管理,一定会在以后建设中留下弊端。而如果事先能从整体规划好,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减少灯的数量,后期维护也会好很多,在使用上、运行上都将达到经济上的优化。而路灯所恰恰在长沙来说做得很好,从功能照明的照度、效果各方面来看,长沙有标准,路灯杆型统一。但在新技术应用上面,长沙LED路灯应用还比较少,应该积极推动和加强新技术的推广。
 
  任伟贡
 
  湖南省照明学会秘书长
 
  作为路灯管理部门,长沙确实需要发展LED,但在道路建设上,不是技术不成熟,而是现在的产品鱼龙混杂,全国LED路灯生产的厂家就有两到四万家,长沙路灯之所以不敢用LED路灯,有几方面原因:一是产品的质量参差不齐,造成采购单位没办法用品质高的产品。加之目前国家对产品的标准、路灯的标准缺乏规范,如果用了A厂家的产品,坏了还非得找他,现在LED路灯厂家的模组化生产,厂家与厂家的模组不能进行互换,这就给维护带来很大不便。所以不能讲技术不成熟,产品不好,只是现在产品参差不齐,没有标准。
 
  肖成军
 
  湖南君泽照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
 
  长沙是山水洲城,经过这么多年的分批发展有一定的成效,有突出长沙本身的文化特色,但缺点是没有形成大型的联动机制、媒体秀,进行有效的统一管理。如遇到重大节庆,长沙每个区域各自为政会做一些项目,但不统一。如2017年长沙实施的一江两岸工程、长沙机场,包括一些主干道,湘江新区的建设我们都是重要参与者。可以说,长沙市这几年投入差不多有10亿以上的城市景观照明体量,但都是分段分区实施,分年限实施,不是作为整体进行把控,这从整体协调性来看,造成了每个区域的效果不均衡。所以说长沙亮是亮起来了,但长沙的夜景比较零散,从专业角度来说,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。长沙利用灯光带动发展还差一个引爆点,比如广州,以广州塔为标志性建筑,在中轴线上的延伸形成了城市重要的商业景观带,长沙缺乏核心的标志性夜景集聚地点。从文旅的角度,长沙应该选择一个最有代表性的综合区域,把它打造得炫彩一点,这样可能以点带面。而新的五一广场打造一个大的地下空间,集聚了所有长沙市最时尚、最前沿、最潮流的商业体,如果能做一些科技含量高、突破传统的文旅照明或者宏观效果,是可以成为新的引爆点,成为未来吸引人群的一个集散地,它具备了这样的旅游价值。

       肖文彬
 
  湖南亮典照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
 
  城市照明发展的阶段,与工业革命一样,可以划分为1.0、2.0、3.0、4.0时代,长沙现在还是2.0的阶段,3.0都谈不上。但整个城市照明发展快要到4.0时代了,4.0时代是什么呢?4.0时代就是回归,回归到以人为本、理性的城市照明,不是目前这样浮躁、夸张的状态。未来的城市照明肯定会到4.0时代,它们有分别的定位:返璞归真是4.0时代;3.0时代就是以城市媒体屏为代表的高潮迭起的、以大事件推动的城市照明;2.0时代就是LED刚兴起的时候,轮廓照明、到处移动能够发光的照明,长沙就在这个范畴;1.0时代就是最原始的HID的400瓦的气体投光,大面积的投光。所以照明技术不断更新,行业一直往前走我们生活品质不断提高,对灯光的需求也越来越高,照明绝对是朝阳产业。从这方面出发,长沙现在的城市夜景亮化还有很大提升空间,市场有待发展。
 
  李中峰
 
  长沙市规划设计院机电与光环境研究所 设计总监
 
  长沙的城市夜景亮化从2015年到2018年项目很多,一江两岸、机场高速、古城区的桥梁亮化都是近几年做的,但一江两岸项目真正实施起来,效果并不是很明显,这一点必须承认。一江两岸的主要方案是由清华来做,我们规划院配合后期的实施部分,所以信号控制远,效果不到位,出现了脱节的情况,给人感觉没有整体性,非常零散。包括2017年长沙市的项目也比较多,湘赣路、机场大道区域,当时招标是9,000多万,但实际上实施起来就4, 000多万,也分了好几个标段执行。还有韶山路1.6个亿项目中途都施工完了,到后面不了了之,出现了缩水情况。这些中标的项目没有实施,最主要的原因是建设厅那边下文禁止EPC,我们受到很大影响,设计至少减少了一半的业务量,听说长沙县的两个项目无期限暂停,所有的亮化项目都暂时不实施,出现这些情况主要是受政策的影响。前段时间听说建设厅又发文禁止过度美化、亮化。当然,过度是现在普遍的现象。
 
  沈竹
 
  湖南师范大学区域规划与环境艺术实验室主任
 
  长沙是全国第一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2,000多年的历史,人才辈出。但到现在为止,城市的基础没有发生变化,长沙历史文化名城这个牌子可能有些削减。
 
  前不久岳阳作为和长沙同一批的24个文化名城,可能会被摘牌,那么长沙也是如此,存在的标准很简单,你到底有没有历史底蕴?有没有真正的历史遗迹?长沙是一个文化之都,但是文化可能更多地集中在娱乐、餐饮和传媒这种现代文化载体的方式上,而对历史文化的发展,对真正的凭吊湖湘文化的传播和传承,可能都比较浅。
 
  为什么这么说?首先是在文化定位上,很多领导决策者,包括市民,他们认识不足,认为文化是不挣钱的,所以它需要和经济发生博弈。另外对文化的认知方面,提到文化有什么样的价值?或者说到底应该保持什么样的文化,摒弃什么样的文化这样的问题,层次都比较浅。
 
  具体说照明环节,其实所有的设计都应该有文化基因,这才是真正高端的设计,而不存在纯商业的设计,文化和商业从来都是越有文化,商业价值就越高,越没文化,东西就越没有价值,这是一个常理,绝对不是一个可以相互之间博弈、厚此薄彼的问题。另外就是照明管理方面,多头管理是长沙最典型的特点,一个完整的项目被拆得七零八落。可就照明的问题来讲,照明涵盖方方面面,从技术到设计、到管理,需要将专家团队集中起来,给长沙市或者是给湖南任何一个城市做出照明方面的决策意见,而不是一个部门意见。如果我们的专家团队建立得好,有政府、高校、企业这样综合体系,充分地发表意见,最后拍板决策,那做出的应该是科学、完备、合理的落地。照明上也绝对不会出现所有的规划建设群做完了,照明规划才开始,照明规划和建筑脱节,也更加不会出现每个人、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,然后让一把手、独立决策人把所有的人的意见综合起来进行糅杂、折中,最后得出一个不伦不类的,既没有落地、也没有前瞻性的结论。
 
  所以一是对文化的重视,二是管理决策的公平和科学性。如果抓好这两点,政府进行牵头,提供管理人才的支持,高校及科研机构提供理论和思想上的帮助,企业提供技术上的支持和帮助,那么我们的决策体系应该是一个科学的体系。
 
  胡华
 
  中南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建筑光环境研究室主任
 
  为什么要把夜景照明规划和城市设计结合起来?因为城市夜景有载体,最主要的载体就是建筑,建筑空间照亮,就有了大致的空间形态。所以做夜景整体规划的时候,如果我们去掉功能层面的东西,那么整个空间的打造,应该是从城市设计、城市景观空间体系着手,讲到长沙就是山水洲城,做夜景的时候,山水洲城肯定是它最基本的一个地理特点。而对于夜经济和城市夜景发展存在怎样的关系,它是由于灯光带来的,还是由于经济本身的发展引导灯光的逐步成长?现在我们可能开发了大规模的灯光经济,比如说大规模的媒体动画,但实际上很多城市的小空间,它可能更多的不是灯光产生的经济,更多的是由于经济发展需要灯光。然后谈谈国外,欧美大概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,他们的照明最为辉煌,但是现在我们去看他们的照明设施,不再像以前那么得辉煌,他们会更多地考虑照明带来的生态保护方面的问题。比如说高楼的灯光,会让飞鸟坠亡,影响昆虫的指引系统,让它感知紊乱,造成死亡。最后就是对眩光的控制,现在设计师往往都会处理到位,但也可能最终在实施的时候会走样,所以从规划到实施的过程中,每一个基础环节都不能少,特别是细节的检查。
 
  唐跃齐
 
  湖南金安交通设施及景观亮化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
 
  从省会城市的角度来说,长沙夜景比较分散,湘江是我们和君泽照明一起做的,相对比较集中,其他的都分了六七个标段,没有统一规划。而集中大的项目,有些是城管局负责,有的是建设单位负责,桥是区在搞,城市里面又分到某个区负责,如果能做一些大规模的,或者把这些零散的集中起来控制,可能对整个长沙夜景亮化效果会好很多。现在长沙是亮了,但是这里亮、那里亮,没有体现集体的亮。再则长沙的多头管理对整个城市照明效果也有不小影响,领导意识容易对设计造成影响;设计与实际效果不符,这种情况也让人头疼;还有长沙的灯好不了两三个月,总是这里不亮、那里又得修,所以需要大家更多的建议。
 
  蒋王伟
 
  湖南省建筑设计院机电工程公司技术总监
 
  长沙作为省会城市,要做好承接未来大型会议的准备,武汉、郑州还有江西省已经走到我们前面,那么我们号称中部强省,我们经济总量在中部六省里面也是前几,我们城市定位现在是什么?努力争取新生活在中心城市。但我们真正的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是不匹配的,我们要如何去匹配?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个照明人士应该思考的。所以无论从政策行业、经济实力、灯具厂家、行政各个层面上我们都要做好准备,如果有一天机会来了,湖南有大型项目机遇,我们没有计划、没有机会参与湖南城市建设的时候,这就是湖南照明的尴尬了。我们既然认同越是有深度、有文化的东西要体现在具体层面上,那文化一定需要事物承载,没有事物承载,它就是空气。如果我们湖南人对自己的文化不了解,还需要请外面高大上的团队来帮我们了解,结果最后解读得不对,让我们成为全世界笑柄的时候,问题就难解决了。
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案例展示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实地蔷薇国际61-1  手机:+86 135 9587 7872  座机:+86 0851-27703559
2019-2030 lqszm.COM 朗琪盛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:朗琪盛照明  ICP备案编号:黔ICP备19001725号